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被控受贿8103万余元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受贿案一审开庭

时间:01-30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24

被控受贿8103万余元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受贿案一审开庭

(原标题:被控受贿8103万余元 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受贿案一审开庭) 2024年1月29日,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副书记、主席陈戌源受贿一案。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副书记、主席陈戌源受审黄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至2023年,被告人陈戌源先后利用担任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董事长、中国足球协会换届筹备组组长、中国足球协会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承揽、投资经营、赛事安排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103万余元。检察机关提请以受贿罪追究陈戌源的刑事责任。图为庭审现场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陈戌源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陈戌源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陈戌源受审,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和各界群众三十余人旁听了庭审。据了解,中国足球协会原常务副秘书长兼国家队管理部原部长陈永亮受贿、行贿案,武汉全民健身中心原副主任刘磊受贿、行贿案,当日分别由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湖北省嘉鱼县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延伸阅读:记者讲述陈戌源被抓过程:堪比《狂飙》几人一起消失2月14日,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被调查引发球迷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前《体坛周报》记者冉雄飞爆料称陈戌源被抓过程堪比电视剧《狂飙》,三名纪委干部,其中两人位于陈戌源左右两侧,另一人夹着公文包,远远观望和追随,几人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足球报》国内部主任李璇则通过个人账号称,陈戌源2月9日还在中国足协开会,最有可能被带走的时间是2月10日左右,带走地点是在北京。有关陈戌源被带走的细节,中国足协方面无论是领导还是工作人员都对此事讳莫如深,一位北京媒体同行表示:“这个时候谁都想撇清关系,肯定不会有人愿意说话了。”一位湖北武汉的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春节之前,陈戌源就曾到武汉接受问询了。”1月19日,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曾公布了中国足协原秘书长刘奕和中国足协常务副秘书长兼国家队管理部部长陈永亮接受调查的消息。该名知情人士认为,陈戌源当时应该是作为两人的上级接受问询。陈戌源最后一次公开亮相2月1日,陈戌源作为中国足协代表前往巴林参加会议,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公开亮相。这名知情人表示:“如果当时陈戌源就被查出问题,肯定不会让他出国。”在任三年半,陈戌源干了些什么?2月14日,湖北省相关部门宣布,中国足球协会主席、党委副书记陈戌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监委审查调查。1956年出生的陈戌源早年曾是码头工人,历经多年,干到了上海上港集团董事长。从初入足球圈的国企高管到全票当选中国足协主席,从在中国足坛掀起大刀阔斧的改革到最终接受调查,陈戌源的落马,给了中国球迷一个很大的惊叹号。在陈戌源在任的不到四年时间里,中国足球从当初的金元大佬到如今一地鸡毛,实在是令人不解。那么,他在这三年半到底干了什么?精简整风去金元足球公开资料显示,陈戌源是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还是一位高级经济师,曾任上海国际港务有限公司书记、董事长,后来在2019年出任中国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在同一年的8月份,陈戌源出任中国足球协会主席。尽管陈戌源的上港背景遭受了不少质疑,但他在担任上港集团总裁与董事长期间,对上港足球队的打造都算得上成功,这也是他当选足协主席的先决条件。但是上港追随恒大的步伐,天价引进奥斯卡、艾克森等外援,是俱乐部成功的基础,也是不可否认的。陈戌源接受媒体采访 图据IC photo“我在这里真诚告诫所有球员,足球是高尚运动,不要让金钱给玷污了,扭曲了。如果以金钱放在第一位,职业生涯不会有前途,一个人真正的脊梁骨是信仰和理想。”这是2019年上海上港俱乐部赛季动员大会上,陈戌源曾高谈阔论金元足球的弊病,这也是他日后改革的基调。2019年,陈戌源当选中国足协主席后,出重拳对足协进行全面整风。陈戌源除了要取消国足每逢大赛必包机的特殊待遇,还要对足协多个部门实行精简。强推中性化挫伤投资人信心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是陈戌源的又一大改革。本来俱乐部股改方向中,名称中性化的提法是要求具备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并非一刀切。陈戌源在训练场但实际操作中,俱乐部被强制执行。在疫情期间强行推出的俱乐部、球队中性名政策,以及宣传的公益足球联赛理念,一下让中国足坛和职业联赛坠入漫漫严冬。在这样的政策“反向助力”下,山东鲁能、河南建业、天津泰达、广州恒大等俱乐部及球队名称成为了历史,加速了各级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经营困境,金元时代树立起的中超品牌形象和商业价值被严重破坏。足协要求中性名不得打擦边球,但“上海上港”更名为“上海海港”,恰恰就被认为是打擦边球,但依然获得了足协的通过。中性名的实行,严重挫伤了俱乐部投资人的投资意愿。本来投资的退出(比如江苏苏宁),不退的也开始大幅缩减投入。本来有意进军足球圈的,望而却步。推行公益足球中超商业价值大缩水“足球本身是社会公益产品”,2021年陈戌源做客央视《新闻1+1》栏目,在节目中慷慨激昂地表示:“足球本身是社会公益产品,投资人要有社会责任感”。这句话一出,在当时就引起极大争议。被认为陈戌源过度解读了足球的公益属性,却忽视了其社会经济属性。前任国足主帅里皮在《思维的竞赛·里皮自述》一书中说:“没有投入,不可能有足够的竞争力,这是现代职业足球的经营规律。职业足球并不是商业生意,而是更加复杂的承载了千万人喜好的社会公共事务。”在2022赛季的中超联赛中,因为浙江队训练服上有球队股东的一个广告,中国足协向浙江队开出了一张罚单,于是,球队不得已在自己的训练服上贴上了胶布,挡住广告。有报道说,“在足协开出罚单之后,大家都有些不满。足协对于这样的行为就送上罚单,将极大地限制中超的一些商业化的利益。”陈戌源上任后,中超分红连年下降。2022赛季中超各队的分红约800万人民币,少于2021赛季的1000多万,更比不了“金元足球”鼎盛时期的年分红6000多万。2015年,中超的冠名版权卖出了5年80亿,年均16亿。2018年,因不断干预联赛出台各种政策导致联赛精彩程度缩水,版权费改为10年110亿,年均11亿。如今的1亿仅为当年的零头,缩水了16倍。两次强制降薪球员俱乐部直播带货求生存在陈戌源的主导下,中超的投资成本越来越低,球员的工资越来越低,但联赛水准越来越低,联赛被国足比赛的割裂也越来越严重。陈戌源认为金元足球导致球员年薪过高,使他们进取心不足,他们薪水过高的同时,也给俱乐部带来了很大负担。足协此前为了减轻俱乐部负担,已经连续两次降薪,使国内球员的顶薪从千万级别降到了现在的500万。有球员对足协的决定产生了质疑和抵触,他们表示长时间的欠薪已经让他们生活拮据,而且车贷、房贷对他压力很大,如果足协坚决降薪或者不涨薪,他们会选择退役,甚至去直播带货,这样也比他们踢球挣得多,至少不会欠薪。除了球员,中超八冠王广州队为了缓解运营压力,也开启了直播带货的先河。直播主要由两名穿着广州队球衣的女主播出镜,为观众推荐钥匙扣、马克杯、球衣等周边商品。两位年轻球员张健智和陈骏州也在直播间短暂亮相,为观众抽奖。国足去归化20亿投入打水漂尽管国足打进了2022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十二强赛,但是国足的战绩反而越来越不让球迷满意了。陈戌源上任以后,一改前任的许多对于国家队的改革做法,很明显的是,归化球员的日子变得不那么好过了。陈戌源曾公开表示,“曾经有人跟我多次讨论过,希望上港能够做外籍球员的归化工作,我是不赞成这种想法,中国足球想要取得成功,还是老老实实把基础打好,不要走太多的捷径,不要以为捷径带来的胜利和成功会是长久的。”于是对他来说是捷径的“归化”或多或少的遭到了打压。接受央视采访时,艾克森曾透露在十二强赛期间,李铁教练组“没有办法让几个巴西入籍的球员同时出场”。“没有办法”这4个字值得玩味。是战术设计上的没法子,还是有人下达指示,导致李铁不得不听话照做?据此前《足球报》报道,广州恒大在2019年为五名归化球员支付的转会、工资、安家费等高达8.7亿,此外还要每年支付约3.6亿的年薪。到2022年年底,广州恒大在这五名归化球员身上的投入已经接近20亿。算上其他归化球员的花费,这笔钱基本已经超过了20亿。总之,中国足球在“归化”方面花了大价钱。而在关键的12强赛他们却被限制了,无疑是非常让球迷们遗憾的。足球应该是公平、平等的竞赛,状态好的球员理应获得机会,而不是被以行政干预限制在板凳上。对于足协主席陈戌源被查一事,《足球报》记者李璇称:“在国家队征战期间,让国脚陪着踢球,让保障人员陪着打麻将,成绩打得跟XX一样,每天歌舞升平,分奖金。当然,这不构成他被调查的理由,还有别的事情,大家等待后续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