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1001种生活|Z世代茶友郭俊辰约你喝茶

时间:02-0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3

1001种生活|Z世代茶友郭俊辰约你喝茶

白色衬衫、黑色马甲/HOMME PLISSÉ ISSEY MIYAKE牛仔长裤/GOODBAI白色运动鞋/STARWALK时间允许的话,每年4月,郭俊辰会去杭州寻找绿茶;5月,登武夷山,遍寻上好的岩茶;之后,去云南,找普洱。作为生于1997年的青年演员,郭俊辰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剧组中度过,但这并不妨碍他持续踏上寻茶之旅。就好像在甘孜拍戏的时候,只需留心观察,和当地人说说话,去对方家里坐一坐,就能喝到一碗热烈浓郁的酥油茶。像这样,一路与茶为伴,直到从茶看见世界。冬日寒风凛冽,郭俊辰特意把我们的探访选在北京一处茶馆,随手烧开铁壶里的水,水声咕噜咕噜,壶盖热气腾腾。“就边喝茶边聊吧。”为了获得自己想要的镜头,导演频繁问郭俊辰在喝茶时有什么习惯,比如读书或是诵剧本。毕竟,在传统的概念里,好茶配上好时光,总要有些仪式感。结果郭俊辰就是“不接招”,他坚持说:“就随时啊,什么时候都能喝,端着保温杯或者拿着大瓷缸都能冲茶喝。”对郭俊辰来说,茶道可以讲究,但喝茶本身只是一件很简单的小事,大可以没那么讲究。“它不是负担,只是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郭俊辰理解的“喝茶文化”,就是随处随时,都可以成为喝茶时间。一只壶和一盏杯,就是一个人的“小茶道”。剧组拍戏的间歇,每次出差的时候,或者偶尔去露营、去瀑布边发呆的时候,郭俊辰都会带上方便的茶具,席地而坐也是饮茶之乐。17岁那年,郭俊辰真正爱上喝茶,契机发生在《太子妃升职记》拍摄期间。“那是我的第一部戏,当时我的戏份并没有那么多,经常在后台和老前辈们一起聊天喝茶。喝的什么茶,现在都记不起来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从那时起,我想了解更多和茶有关的事情。”转年来,郭俊辰进入到《我的白狐人生》剧组。拍摄地常州距离杭州很近,郭俊辰在剧组经历了由冬到春的季节转换,一眨眼,杭州5月的新茶也上市了。“当时正是安吉白茶和西湖龙井刚开始被采摘的季节,朋友送了我第一批新茶,喝起来回味无穷 ,我就这样爱上了喝茶。”郭俊辰这样理解喝茶的意义:“既然有一把钥匙打开了这扇门,那么我就要开始探索属于自己的、有关茶的旅程了。”从那以后,每到一个地方拍戏,郭俊辰都会了解一下附近有没有茶叶产区,当地人都喝什么茶。“这回去甘孜拍戏也是,甘孜在川西,历史上的茶马古道也曾经过这里,当地人由此开始种茶、制茶,他们喝砖茶比较多。”寻茶之旅也是一次回溯地理和历史文化的旅程。比如在甘孜九龙县魁多镇海拔2000~3000米之上的山丘间,就有一片全球已知海拔最高、藏区唯一的生态古茶园。那是青藏高原最早种植茶树的地方,至今仍保留着全球海拔最高的古茶树。现在,这棵茶树已经成为茶马古道从这里经过的、最生动的“活化石”。就是在甘孜,郭俊辰跟当地人学会了如何做酥油茶。“酥油不便宜,一小块大概三十块钱。买点酥油,再买些当地的牛奶,牦牛奶也可以。当然还要有最重要的灵魂原料——当地压成饼的黑砖茶,先煮后冲泡,加点奶粉进去会更香甜。”在郭俊辰的描述下,酥油茶的味道饱含牧区风情,有时他还学牧民最正宗的喝法,往茶里面加点盐。葡萄酒与威士忌讲究风土,茶也一样。不同产区、不同自然地理环境下,生长出来的茶总是不同的。郭俊辰喜欢研究这其中的细微区别:“很多时候我们喝到好喝的味道,却不知道这味道是怎么来的,它的源头是什么样子。”带着这份好奇心,郭俊辰频繁地上山下山,四处寻茶。有空闲的时间,郭俊辰就会上山去寻茶、采茶武夷山是郭俊辰去得最多的地方,当地重要的茶产区多分布在山坑和岩石丘壑之间,拥有传说中的“三坑两涧”。所谓“三坑两涧”,就是武夷岩茶正岩产区中最著名的五个山中茶场:牛栏坑、慧苑坑、大坑口和流香涧、悟源涧。这五个产区被称为“核心中的核心,正岩中的正岩” 。在寸土寸金的“三坑两涧”中,所产出的每一款正岩茶都弥足珍贵,也被茶叶发烧友炒得火热。但价格绝对不是郭俊辰所看重的东西,他更喜欢行走在茶园里,蹲下来观察与茶树伴生的苔藓。“武夷山有个茶产区叫李西坜,不像 ‘三坑两涧’那么有名,所以很多人不知道,我就去这样的山里找茶。”正在观察苔藓的郭俊辰“当地的茶农朋友领我上山,给我看他曾曾祖父种下的茶树,那棵茶树到现在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我脚踩着山中小路,边走边能听到旁边山泉细流的淙淙水声。山间云雾缭绕,有时候,山上的雾气还会打湿衣服和头发,下山以后头发全是湿的。那一刻,我觉得植物的生命是如此有魅力。”究竟哪里才有好茶喝,郭俊辰有属于自己的理解:“看一处地方茶树长得好不好,我会先看山。山里有隐藏的水系分布,周围有丰富的植被多样性,还有些小生态环境——比如由动物、叶片类绿植和苔藓共同组成的小气候和小生态,这样的地方产出来的茶都会很不错。”对郭俊辰来说,喝茶久了,脑子里也会有一个叫作“味觉地图”的东西。“我喝过几千种茶,每天早上起床就喝茶,每天拿不同的茶挨个喝。从最开始淡一点的茶,比如绿茶、红茶、白茶;到后来慢慢去喝乌龙茶、红茶;之后喝黑茶……各种各样的小众茶也都会有所尝试。”这其中,有随意地喝,也有正式地品。郭俊辰有一本专门的记事本,记录了他对每一种茶的理解。毕竟每年茶树在更新,产地在更新,味道也会更新。郭俊辰就把这些新体验和新口感逐一记录下来,积累成专属于自己的一本“茶经”。不管人们赞同与否,在喝茶的人之间似乎也存在一些隐形的“鄙视链”。比如有这么一个说法,说喝岩茶的看不起喝普洱的,喝普洱的也看不起喝岩茶的,但他们俩可以一起看不起喝红茶的……最后大家一起看不起喝奶茶的。当然这只是在玩“梗”。在郭俊辰看来,茶本无好坏之分,喝茶就喝一颗平常心,适合自己的才是好茶。“不过,喝茶也能把人喝醉,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采访时,郭俊辰有些神秘地卖了个关子,之后又解释道:“有一个说法叫茶醉,说的是喝酒能把人喝醉,喝茶也能把人喝醉。但很神奇,我喝茶一直没喝醉过。”有一次,郭俊辰邀几个茶友一起品茶,当天一共准备了24种茶,大家一泡一泡地喝。喝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还能继续。因为其他人都开始茶醉了,那种感觉实在不比酒醉轻松。有人开始头昏耳鸣,还有人会感到一阵胃里翻腾。郭俊辰则能一直喝下去,可以说是“天选品茶人”了。喝茶这些年,郭俊辰结交了不少茶农和茶友。每逢得了新茶,茶友之间都会互相寄送一些,颇有一种天涯共此时的趣味。郭俊辰说:“好茶是需要分享的,这种分享带来的情谊比茶本身更贵重。”此外还有一份惺惺相惜的认同感。郭俊辰回忆起,2019年他初到武夷山,去了传说中的“茶叶一条街”。那一次,他从街头的第一家开始喝,跟店家说:“老板,我想买点岩茶喝一喝。”结果店老板随手抓了一把门口摊边的岩茶敷衍道:“这茶特别好,喝吧!”郭俊辰泡了茶,茶汤浑浊不堪。他接着一家一家走,一家一家往后喝,直到最后喝到街尾时,店老板拿出了他们家压箱底的毛茶。毛茶是岩茶的初制阶段,它决定了岩茶品质的好坏。郭俊辰当时有些小开心,心里暗想着:能让卖茶叶的老板拿毛茶出来给他,也算是半只脚踏入茶圈了吧。除了喝茶,郭俊辰也自己设计和烧制茶杯。有只茶杯诞生的灵感就发生在寻茶之时。“那次我在武夷山找茶,也观察到当地人的日常。茶农多住在山里,天一黑就回家,没有很多娱乐、消夜和所谓的夜生活。但实际上他们很快乐,每晚都聚在一起聊天喝茶,做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也正是那一次,郭俊辰拥有了一些足够不慌不忙的静谧夜晚,没什么要紧事,闲到可以抬起头去数星星。“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安静地看一次星空了,我当时一边看一边想,上一次这样做,很可能是在小时候。”于是,郭俊辰烧制了一只盛满星辰大海的湛蓝色茶杯,他说每个人都像是一颗星星,在宇宙中默默发光,尽管星海茫茫,但这份光芒独一无二。所以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只要感受到自己在发光发热,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郭俊辰亲手烧制的茶杯为了制好茶杯,郭俊辰会寻访很多工艺师,也去博物馆研究古代瓷器的器型。对茶的热爱可以无限延伸至对工匠精神的敬重、对传统文化与东方哲思的参透,就像一棵茶树分出无数枝桠一样蔓延生长。喝茶越久,对茶具的审美喜好越会发生变化。“刚开始喜欢颜色鲜艳的茶盏,到最后都会回归朴素。”有一只郭俊辰收藏的茶杯就是如此,乍看上去很普通,却有一种手捏的朴拙之美。“那只茶杯是海外一位老工匠做的,结果有一天我收到工匠儿子的来信,他说父亲去世了,问可不可以把茶杯收回来留作纪念。当时我就把茶杯寄回去了,那种睹物思人的心情我很理解。”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生活方式,追逐冒险与享受悠闲可以存在于同一个人的身上。就像白天的郭俊辰喜欢饮茶,到了晚上,他又会换上机车服,戴上头盔,在马达轰鸣声中低空飞驰。郭俊辰说,这并不矛盾,年轻人“喝茶”绝不能成为负担。出品芭莎文化艺术部总编辑:沙小荔出品人:董云燕监制:徐宁编辑:Rita Hu导演:楚英麒平面摄影:王婷妆发:李妍希 Anne撰文:Koma制片:睿毅摄像师:黄俊宇剪辑/调色:任彬 楚英麒视频包装设计:南航平面设计:张晓晨编辑助理:鄧鈺璇、张沂菲greenbazaar@trends.com.cn场地鸣谢有时·茶人文空间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