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近期高分热门韩剧:“很黄很暴力”

时间:02-03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6

近期高分热门韩剧:“很黄很暴力”

文|白添‍‍‍‍‍‍‍‍‍‍‍‍‍‍‍‍‍‍‍‍‍并不是标题党,最近有水花的几部韩剧真的可以用“很黄很暴力”来形容,从它们相当直白的标题就能看出一二:《好久没做》(又名《爱情少一啪》/Long Time No Sex),《死期将至》(又名《我死了又死》/《现在快死了》/Death’s Game ),《杀人者的购物中心》(又名《杀手们的购物中心》),还有即将上线的《杀人者的难堪》。内容也绝对切题:《好久没做》主角是一对人到中年胜似兄妹的夫妻,《死期将至》的男主角确实死了又死,《杀人者的购物中心》也着实是围绕着一个类似于暗网的杀手购物网站展开,而《杀人者的难堪》看预告,又是一个杀连环杀手的杀人犯和警察你逃我追的故事。总之,几部剧主题不是性就是死,这部里是没有性生活的夫妻靠偷拍出轨人士的性生活赚钱,那部里变态杀人魔互杀血浆满天飞,个个尺度炸裂内容劲爆,属于重口味爱好者的福音、玛卡巴卡党慎入的存在。目前这三部剧的口碑都不错,6-8集的体量杜绝了裹脚布的可能性,剧情流畅节奏舒适,《好久没做》爆梗连连金句频出,给在“五千年性压抑”下成长起来的中国观众大大的震撼。主打犯罪悬疑的《死期将至》和《杀人者的购物中心》则都有很精彩的脑洞和打斗场面。但是连着三部看下来,一种感觉也愈发强烈:现在的韩剧正常人类好像越来越稀缺了,曾经的纯爱情感也越来越罕见,代之以其他情感议题。疯批主角,狠人上位近期这三部高口碑韩剧,无一例外是狠人主角。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一个个都疯得很到位。先来说最狠最疯的《死期将至》,男主角崔怡在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决定自杀,自杀前他放出一句话:“死亡只是终结痛苦的低级手段。”这句话惹怒了死神,于是他被安排转生到十二个将死之人的身体里,体会不同的死亡方式。如果在他附身期间能让其中一人逃过死亡,他就能以这个人的身份活下去,否则就会下地狱。他依次经历了财阀二代、极限运动员、被霸凌的高中生、黑帮混混、格斗选手、婴儿、模特、变态画家、警察、流浪汉、自杀男子等人的人生,炸死、摔死、被砖头拍死、被刀捅死等等花式死亡堪比《欢乐树的朋友们》,最能体现其狠人本色的是附身变态杀人画家的人生。通过前几次的转生经历,崔怡在已经得知自己和女友的死亡都与变态财阀朴泰宇有关。附身在杀人画家身上时,因为死神的规定他不能杀人,于是他故意设计自己被朴泰宇虐杀分尸,就为了留存下朴泰宇杀人的证据。现场之惨烈就连死神都说这是他死得最痛苦的一次,李火旺见了也得称一声同行。《杀人者的购物中心》男主角是李栋旭,在尝试过地狱使者、狐狸山神之类的角色之后,他这次终于又演人类了。当然也并非正常人类,李栋旭所饰演的郑进湾是能创办杀手购物中心的暗网大佬。剧集采用的是倒叙模式,郑进湾开场就是自杀去世的状态,刚办完追悼会的侄女郑智安,也就是本剧女主突然被一大批涌来的杀手暗杀。在躲避暗杀的过程中,她才逐步得知叔叔的隐藏身份。与只在回忆里出现的忧郁颓废叔叔相比,二十岁的郑智安的狠人属性更鲜明些,十岁时就已经能躲进太平间里抱着自己母亲的尸体躲避杀手,二十岁骤然面对叔叔去世、大波杀手来袭的情况下,也能迅速冷静,运用死角躲开攻击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拿起狙击枪和杀手对狙。在最新的剧情内容里,郑智安发现了叔叔去世的真相后反杀身边叛徒,清纯女大外表和强悍身手的反差也蛮刺激。和上面两部或是奇幻重生、或是暗网大佬的设定不同,《好久没做》的主角比较普通,女主角友真是酒店前台,男主角Samuel是出租车司机,因为要还房贷利息每个月日子过得苦哈哈。所以他们的发疯方式肯定也不能是杀人或者自杀,而是偷拍出轨情侣然后敲诈勒索他们。敲诈勒索的对象也得经过挑选,比如他们在拍到检察官的出轨证据后,因为对方位高权重熟谙法律,很可能会将自己送入监狱就放弃了。正如剧中Samuel对友真说的:“是约好发疯没错,但也要疯得有分寸啊!”Samuel第一次拿到敲诈金时两股战战,但“上手”后渐渐体会到了快感。他在敲诈一对老年情侣时被男方殴打到鼻青脸肿,但成功拿到钱后,他吐出掉落的牙齿,对安慰自己的友真说:“我不辛苦,我怎么觉得这份工作很有趣呢,我有种活着的感觉,我还想继续被钱砸。”比起前两者,这种带着班味儿的东亚特色主义发疯,无疑更接近东亚人的精神状态。所以虽然发疯降级,但这部剧口碑倒是一路在升高。爱情C位不保这三部剧里的感情主线,都不是曾经在韩剧里最常见的浪漫爱情。《死期将至》里崔怡在女友对他的不离不弃挺动人,可是刻画最深也真正让他燃起生的希望的是母亲。剧中崔怡在最后一次附身的是自己的母亲,他接收了母亲的记忆,知道了母亲有多爱自己,体会到了母亲所有的心痛与自责,才真正领悟了自己的死对母亲的伤害有多深。为了不让母亲的肉体死去,崔怡在拼命努力地锻炼身体,逃过了原本要死亡的命运,获得了重生的机会。《杀人者的购物中心》男女主角关系设定是叔叔和侄女。因为郑进湾当雇佣兵时结下的死敌寻仇,郑智安的父母被杀害,从此她和叔叔一起生活了十年,十年中郑进湾曾有意训练她面对危险时的求生策略。而这次突如其来的死亡与暗杀,根据现有剧情和原著小说来看,也很像是郑进湾刻意安排的一场“接班人”训练。这二人之间的情感羁绊,是亲情和传承。《好久没做》看上去是最能探讨爱情议题的,但其实不然。剧里这对真夫妻,看上去比社会主义兄弟情还兄弟情真,两个人都已经发展到了和对方做会有罪恶感的地步了。剧中还有很多对夫妻、情侣,但这部剧并非恋爱群像剧,讨论的是去掉爱情滤镜后更赤裸直露的两性关系。《来自星星的你》中都教授和千颂伊接吻都会发烧晕倒,《好久没做》里谈论性直白到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也是因为这种直白,让爱情在这部剧里彻底隐身了。豆瓣有个短评,说“韩剧都在好久不做了,国产剧还在要久久爱。”大有对国产剧恨铁不成钢之意。但是韩剧既然已经朝着不相信爱情的路上一路狂奔了,总得有人来打发那些还相信爱情的观众吧。而不讨论爱情的韩剧,又往往喜欢在人性上加码。人性是多么经不起探究的东西,呈现出来的气质,自然也就越发暗黑了。而“黄暴”正是暗黑的表面形式之一,于是越来越多的观众体感韩剧越来越爱发疯了。谁在让韩剧发疯韩剧曾经最吸引观众的点在于对爱情极致浪漫的想象,但是一种类型发展到极致后,走下坡路也是必然的。这种乏力在最后一部在中国市场大爆的爱情类韩剧《太阳的后裔》里已经很明显。创新的是故事发生地(剧中虚构了一个国度乌鲁克)、男主的职业(特战部队组组长,有别于大多数的财阀和律师、检察官、医生等韩剧常见男主职业),而更核心的故事模式以及男女主、男女二1V1的人物关系配置,都在大编剧金恩淑另一部更早的爆剧《秘密花园》里有迹可循。内部类型疲软之外,韩国本土市场狭小,韩剧必须输出才有出路。在限韩令发布之前,中国市场曾经是韩剧最大的靠山,而在中国吃了闭门羹后,韩剧也只能去国际市场寻求新出路,加强与国际平台的合作,迎合国际市场的口味。而奈飞、迪士尼+等流媒体适时抛出了橄榄枝。一开始是在韩国市场大量采购版权内容,但随着版权价格水涨船高,采购价格甚至可以超过制作成本,于是几大平台也逐渐开始自制。“不提意见只给钱”的奈飞曾被认为是韩剧最理想的金主,但它们对韩剧创作方向改变的影响仍然是巨大的。奈飞等在韩剧内容方面做过多方面尝试,奇幻、古装、历史等等都有所涉猎,但这类题材一方面制作成本较现代剧高,另一方面因为古装类有一定观剧门槛,在国际市场的受众不算太广泛。而缠绵细腻的爱情剧在中国市场吃香,却不一定能合山猪吃不了细糠的洋人胃口,除了极少数如《爱的迫降》之外,韩剧近年已经鲜少出现有国际影响力的爱情剧集,爆款反而是《鱿鱼游戏》《黑暗荣耀》这类充满猎奇与暗黑气质的“疯批”剧,毕竟疯批不分国界。至于观众还能不能看到不发疯也精彩的韩剧,或许只能成为一个愿景了。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